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萌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乡如梦  

2014-08-05 21:48:5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乡了,最近,很想家乡的一些人、一些事。

   夜很深,也很静。黄黄的路灯照在窗户上,风轻轻地梳理着窗外那一株株茂绿的树,嗓音很低,却让我听得清楚那来自远方的呼唤。

   庭院里的那两棵老杨树,清楚地记载着我曾经在杨树上跳跃的童年。绑在两棵树上的秋千,依然牢牢地吊着我的心事。

   “小耗子,上锅台,偷油吃,下不来……”树下学会的童谣鲜活如初,只是教我童谣的父母亲,却已远在天国。父母亲的声音已成记忆,然而父母亲的血必将灌溉我一生。

   求学的脚步让我离开家乡,只把乡愁留在老杨树上。见到这里的杨树,就会想起自己的家乡。

   那两棵老杨树,有一棵很独特,主干长到一米高左右,竟然分出三个枝干。从我记事时起,哥哥们就经常把我抱起来,放在树杈中,但我胆子小,怕掉下来,经常是大哭,惹的妈妈出来骂哥哥们。

    爸爸后来想了一个办法,两棵树之间栓上了大麻绳,中间挂块木板,做了一个秋千。我就经常荡在秋千上,经常是哥哥们喊着一、二、三,把我荡的越高,他们越开心,我的笑声也会一声高过一声,吓得院子里的鸡鸭“嘎、嘎”的乱飞乱跳。

    杨树到了夏天,经常会长虫子,也就是杨辣子,毛茸茸的,碰在你的皮肤上很蜇人。我和哥很是注意,但有时也会在院墙上,或地下见到它们,最吓人的就是它突然从树上掉在你身上,等你把它踩死时,冒出绿绿的浆。

    爸爸那时还在放羊,天热时,羊也不愿意走,总是挤在一团。到下班的时间了,我和哥、妈妈经常站在道边等待着爸爸的身影,有时天很黑了,爸爸才能回来。爸爸就会告诉我们,那头羊就是不走,它要是“咩咩”一叫,其他的羊你就别想赶走。看着爸爸身上被蚊子叮咬的大包,我和哥就会赶紧拿红药水,涂抹在爸爸的身上,左一块,右一块的,这样一来,爸爸像穿上了一件带红点的线衣,我和哥就偷偷的笑,但妈妈却躲在一旁偷偷的掉眼泪。

   为了五口之家,妈妈也出去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。那如葱的小手,原来是拿绣花针的,但也拿起了镰刀、铁锹。那一次割玉米杆,妈妈的手指被镰刀割破了,滴着血,凝成一团不褪的火红,永远燃烧在我记忆的深处。那些我和哥吃糖球、饼干的日子,是妈妈用手一分一分挣来的……

   前后院的发小们,我们经常玩踢口袋、跳格子、打冰尕、河泥摔泡泡。在老杨树下,也曾留下我们坐在一起写作业的身影。

    如今,老杨树早已不在了。我也由一位梳着两条大辫的小女孩,变成了年过半百的妇人。三十多年过去了,我怀念家乡,更怀念家乡里的某些人。我茹苦一生而今永隔幽冥的父母亲,愿您们有自己的天堂;我和泥摔泡泡的发小们,愿你们有你们的寄托。  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