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萌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和我的同事们(四)  

2015-02-12 11:37:16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我们学校的英语组,有三个男老师,他们是陈老师、王老师、张老师。

陈老师和王老师都是师范毕业生,当时,在我们这些小中专生眼里,他们的学历是相当高的。陈老师、张老师和我一样,家在外地,只好在学校住宿。王老师家离学校也有20多公里,他也在学校住宿。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他们三个人的性格相仿,都是少言寡语型的,不论是去办公室,还是去食堂,他们三个都是形影不离,我们封他们是“三人帮”。

19859月,我担任初一四班的班主任,王老师和我搭班,他教英语,我教数学。

那一年学校搞了个因材施教实验,初一年级六个班级,按学生小升初入学考试成绩,分成了尖子生、中等生、差生三类,一二班属于尖子生,三四班属于中等生,五六班属于差生。为了考核老师公平,教一二班的老师带一个差班。

那时候,不像现在,新老师有老教师带着,或者学校给进行班主任工作培训等。面对眼前那40多活泼好动的孩子们,自己真有些茫然,无从下手。

为了使自己的班级秩序稳定,成绩提高,只能是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,和班委谈心、自己花钱给表现突出的孩子买奖品。王老师是正规师范毕业,他懂得如何做学生的思想工作,我遇到一些难解决的问题时,都是请教王老师的。

当年,我们的业余生活很单调,没有电视,只有个录音机,还是英语老师上课用的,到晚上我们能借来听听歌曲或跳跳舞。等晚上大家从办公室回到寝室,就开始了寝室夜话节目。

   从霞和梅的“声讨和控诉”中,我也对陈老师和张老师,有了些许了解,因为他们不像王老师那样,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我,感觉他们俩个有点保守了。霞会说:“你说那陈老师,我一问他学生英语不及格的都有谁,他就让我自己问学生,我这样做,不也是替他做工作吗?要是有事想跟他串节课,他都不愿意!”

那梅的嗓门本来就大,说起张老师来,更是一个声嘶力竭:“那张老师,就是一个冷血动物,好像他没长笑的神经,天天扳着那张脸,好像谁欠他八百吊一样。上完课就走,一分钟都不在班级多待,有时班主任开会,我让他替照看一下班级,他都不干!”

听到她们俩个的控诉,我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能团结合作的好伙伴。

后来,陈老师、张老师、王老师相继成家,就不再住校了,去食堂吃饭的路上也就见不到这个“三人帮”的身影啦。

19887月,这届初中生毕业了。王老师也因教学成绩优异,被学校任命为教务主任,我也就借着好人的光,到教务处当了一名小干事,为此结束了我当班主任的工作生涯,更是走下了自己热爱的三尺讲台。

真不愧是干事,一干就是七个年头,由一名小干事,变成一名老干事。

当王老师当上了校长后,把我也提拔为教务主任。那时,王老师是我们这附近最年轻的校长了,大胆的改革,勇于创新。

1995年是第一次大规模的教育改革,减员30%多,为此,那些下岗的教职工,天天跑到王校长办公室吵闹,晚上还要到校长家里去理论,这个时候,他们的理由都是工作积极认真,不该让他们下岗。

看到心力交瘁的校长,我们这些中层人员,只能是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不再让校长为此操心。

后来张老师和陈老师都到了管局的重点高中教课,和他们见面的机会就少多了。

直到2002年,我也到了管局学校,我在初中,和重点高中只是一墙之隔,但我和陈老师、张老师都住在一个小区,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许多。

王校长后来去小学当了书记,一直到现在。每年我们都能聚一次,谈起当年在一起共事,感慨颇多。

 

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